开启左侧

夜间散步

[复制链接]
查看: 158   回复: 0
发表于 2020-8-10 16: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jsadjs1598 于 2020-8-25 11:20 编辑

夜间散步

qZqWoaOWmKWWrKk.jpg

「准备好了吗? 」

弘明手握住了门把。春天夜晚的金属门仍旧冰冷。

「等一下。」

惠理子调整着裙子的长短。她已经先冲过澡,发型跟晚上的妆容也相当完美。

最后一个步骤则是反折迷你百折裙的腰身,将裙摆弄得更短一点。

「这样应该差不多吧。」

裙摆大约是在膝上二十五公分的地方,腿上则穿着黑色的细网袜。惠理子身材高挑,有双修长的美腿。腿的长度与肉感形成了恰到好处的平衡,抬起眼望着弘明的眼神更带着热度。弘明喜欢那对眼睛。

像是受到诱惑一般,他将手伸入裙摆,用力地拍了拍惠理子的臀部。柔软的臀肉外头包裹着轻薄的内裤。带着像是能吸住双手的触感,并且有绵密的弹力;散发着热度,却又带着凉意。

弘明感到自己饥渴难耐。


两个人在今年春天发现的秘密兴趣,夜间散步,稍后即将开始那是个悠长又情色的夜晚时间。也是段比起性爱,更为美好的片刻。每当周末来临,惠理子与弘明便会享受着两人夜间散步的时间。

弘明打开了金属门,投身进入柔软却又带些凉意的春宵里。

惠理子的公寓距离田园都市线二子玉川车站步行约七、八分钟。这地区虽是著名的流行郊区,但只要稍微远离车站,四处仍可见到空地、田地或林木。是个悠闲的地区。


快二十八岁的惠理子,或许是突然对大幅露出腿的迷你短裙感到羞窘,一边走着,一边频频拉低裙摆。

「没人看到啦。」

「可是───」

那双满载不安的湿润眼睛紧紧盯着弘明。对弘明来说,那双眼比起丰满的乳房或是张开的双腿,有着更强烈的吸引力。当惠理子到了另一侧的世界,就会露出这眼神,双眉更像是相当困扰似的低垂。那是开启性爱开关时的眼神。弘明看了看前后,确认四下无人之后,便掀起惠理子的黑裙。

「别这样。」

弘明的手立刻被推了开来。弘明故意揶揄说道:

「为什么? 妳都特地穿着吊袜带跟蕾丝内裤来了,就让其他人看看啊。」

惠理子低下头,红着脸反驳:

「那是因为弘说那样穿比较好呀。」

「真的只是因为这样? 」

「坏心眼。」


惠理子的声音甜得像能将人紧紧覆住似的。弘明伸手探入胸口大敞的毛衣里,在粗编的灰色毛衣下头,只剩下一件长袖T恤。惠理子在晚间散步时总是不穿内衣。男人的手穿过毛衣,触碰了胸前的突起。

「还不可以啦───不行。」

惠理子双手从毛衣上头抓住了弘明的手,虽然因此无法大幅动作,但指尖仍能自由动作。他用食指与中指夹住惠理子较为敏感的左方乳尖,用手指缓缓捏住后,便察觉到惠理子的乳尖挺了起来。弘明注意着夜晚街道的动静,脑海里仍不禁思考着为何女人的乳头触感就像是天鹅绒一般呢?无论抚摸过几次仍是如此新奇,不曾厌倦。

惠理子的手逐渐松了开来,有时身体更会轻轻地颤抖,抬起那双可怜的双眼望向弘明。但弘明却装作不懂惠理子的恳求,伸手环住惠理子的肩膀,不断抚摸着她的乳尖。

「有感觉吗? 」

「为什么? 」

惠理子泫然若泣的双眼探问着答案。

「为什么在外头被抚摸就会有感觉呢? 」

弘明没有回答她,心里又起了恶作剧的念头,用力捏了捏惠理子的乳尖,再用指腹压了下去。惠理子用甜美的声音抱怨道:
「好痛。」

「是因为惠理子很色,在外面才会比较有感觉吧? 觉得自己正在做坏事,或是会被别人看到;不过,实际上谁也没有看到,都是妳自己胡乱妄想,才会因此有了感觉罢了。」

「才不是呢。」

弘明的手从毛衣里退了出来。但重获自由的惠理子不仅没拉开距离,反而自己靠了过来。一阵风吹过梨树的枝叶后,温柔地从两人之间穿过,吹乱了惠理子的裙襬。只要看见自动贩卖机的蓝光像是灯塔一样,浮现在黑夜之中,就知道他们快走到转角了。

「你自己还不是兴奋了。」

惠理子把身子靠在弘明的肩膀上继续走着。左手画出如小舟般的弧度,探向牛仔裤的前端。弘明的阴茎已经硬挺到了极限,惠理子露出恶作剧般的眼神,手指从底端缓缓滑向尖端。

「前面好像有点湿湿的。」

弘明也不甘示弱,将手探入裙底,隔着内裤描绘着若隐若现的肉体线条。就算隔了两层布料,还是能感觉到温热的黏滑液体。

「呀───」

惠理子不禁叫出声来,只见弘明又接着说道:
「只不过摸了摸胸部,妳还不是湿了? 」

惠理子满脸通红低下头来。
「为什么会这么湿? 」

「不管是谁,只要被那么抚摸都会这样嘛。」


两个人勾起了手,朝着山丘走了上去。

小径不到二公尺宽,一开始虽然相当和缓,但中途就会变成陡急的上坡。抬头可见像是要占据天空的青竹,树叶声像是流水一般,从两人的头上流泄而去。春天的夜空里挂着轮廓模糊的轻柔灰云,潮湿的褐色包裹着大地。这条路上的光线,就只有每隔着数十公尺竖立的微弱荧光灯。弘明的右手又围上惠理子的脖子,手掌则探入了胸口。若是他张开手掌,拇指与小指的指尖就能碰触到左右两边的乳尖。

「不可以一次碰两边。」

惠理子虽然想阻止男人的动作,弘明却用左手捉住她的下巴,边走着边给她一个深吻。因为刚才喝了茉莉花茶,两人的舌头还很冰冷。但是,在互相探寻着口腔深处时,立刻又火热骚动了起来。女人的舌头比男人要来得又薄又软。

惠理子的右手往下触碰了弘明的牛仔裤。拉住了拉链头后,便缓缓往下移动,随后指尖从三角裤前头的缝隙滑了进去。散发着热度的阴茎被冰冷指尖包裹的感觉相当舒服。惠理子稳稳地握住阴茎之后,往前滑至带着浑圆曲线的前端。她的拇指在上头画着圆,让自己的指尖沾满了弘明的液体。随后,惠理子抽出了手,将拇指含进嘴里,以舌头品尝着对方的味道。

眼神里带着有些害羞的情绪,她说道:
「真的很甜喔。」

她又露出了那眼神。弘明原本打算忍耐,却无法阻止自己身体的行动。弘明的右手抱住了惠理子的后脑杓,用了点力气往下压,示意对方在原地蹲下来。同时,他的左手解开了皮带,将牛仔裤退至膝盖,让阴茎从内裤里解放。惠理子没有丝毫犹豫就将弘明含入嘴里,一开始先用舌尖将前端的湿润全部舔得一乾二净;惠理子曾经说过她喜欢那味道。她被网袜包裹的膝盖跪在夜晚的道路上,嘴更忙着吸吮。弘明更知道,每当腰轻轻颤动时,先端就会溢出透明的汁液。

「看着我的眼睛做吧。」


虽然惠理子一时抬起头望向弘明的眼睛,却又像是害羞似的闭起了眼。弘明往前弓下身子,将双手探往惠理子的胸部,边揉捏着柔软的乳房,又用两只手指搓揉着乳尖。惠理子的鼻子发出了甜蜜的叹息,更将嘴唇前后动作,舌头左右吸舔。这是弘明最有感觉的方式。

再这么下去,弘明可能会先投降也说不定;他将双手放在惠理子的肩上,往后退开。

「谢啦,虽然很舒服,但我快忍不住了。」

惠理子则是一脸可惜地站起身。

「有什么关系,要是你射在嘴里,我也能全部喝下去呀。」

弘明吻上了带有自己阴茎味道的嘴唇,尝起来有些咸味。为什么惠理子会觉得甜呢?他将自己整个被唾液沾湿的阴茎收进内裤后,拉起牛仔裤。山坡小径才走了一半。


两人又摇摇晃晃地走了起来。云被风吹开,缺了一半的黄色月亮照耀着住宅区。两个人走在四处残留着道路铺装接缝的路上。柔和的月光轻轻落在坡道上头。

弘明毫无迟疑,就将右手伸入了裙子里头;惠理子则紧紧抱住他的手腕,低了下头。一开始先摸到蕾丝内裤与吊袜带中间露出来的大腿肌肤。大腿内侧的肌肤触感光滑柔嫩,男人的手指轻易就没入其中。那分触感不像是肉,反倒更像是灌满了热水的气球。受到那奇妙触感的吸引,弘明的指尖不禁轻拍、抚摸、揉捏,不断玩弄着惠理子。

玩腻之后,他则伸出了中指,抵上内裤底部。惠理子下体的湿润已经穿透两层布料,分量比一开始更加澎湃。当弘明的指尖在性器上方描绘时,惠理子不禁颤动身子,用力抱紧他的手腕。
这更引起了弘明的肆虐心,他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前后移动着手指。蕾丝内裤的底部现在已经像是被泼了水一般潮湿。他又接着在惠理子的耳旁低声说道。

「要是再湿下去,内裤会留下印子喔。」

惠理子只是否定似的摇了摇头,却没有开口否定。左手边可以看见如玩具一样的公寓小区。在土台上方,有着相似外观的房子们整齐地排在一起。弘明停下脚步,站在街灯光圈的正中央。

「在这里脱下来看看。」

惠理子满脸通红,害羞地垂下了头。

「快点,不然会有人来喔。」

惠理子穿着凉鞋的脚尖站成内八状,她缩着背,乳房也充满重量地在毛衣里垂了下来。她低声说道:
「知道了啦,你转向那边。」

弘明背对惠理子,但仍然可以感觉到身后女人弯下身子的动作。接着惠理子开口了。

「手伸出来。」

弘明依旧保持背对的姿势,将右手伸了出来。

「给你。」

还带着温热的布被塞进了弘明的手心。拿到胸前展开后,可以看见上头是黑玫瑰的手工刺绣蕾丝图样,更可见到上头留有透明的水滴。弘明将惠理子的内裤塞进自己的牛仔裤口袋里。

「走吧。」

惠理子点了点头,又抱住了男人的右手。

「觉得下面凉凉的───」

为了消除害羞的情绪,惠理子开朗地说道。但弘明却在她话声未落时,又将手指没入惠理子的身体里。他的中指弯折,抚摸着起伏的内壁。惠理子稍稍弯起腰忍耐着那刺激。

「突然这样太过分了! 」

「那好吧。」

他抽出中指,将湿润的手指放到惠理子的嘴唇前。惠理子伸出舌头开始舔起男人的手指,弘明却中途将手指抽了回来,放入自己嘴里。

「有惠理子的味道。」


弘明直直望入惠理子不安的眼睛,边用舌头舔着自己的中指。惠理子则是眼神迷离地注视着弘明的动作。之后,两人又再次朝向下个街灯前进。

弘明用中指指腹缓缓抚摸着惠理子的阴核。惠理子的大腿到膝盖之间,全都被流出来的爱液濡湿了。在爬上急陡的上坡时,弘明依旧用中指玩弄着她的阴核与内壁。而惠理子似乎已经无法压抑住娇声,只能像疲劳不堪的跑者一样急促喘气。

在这山坡上头有座小小的儿童公园。目前还不能让惠理子达到高潮,于是弘明避开她最敏感的地方,他用三只手指撑开薄嫩的阴唇,但手指总是滑开,无法顺利夹住她的阴核。惠理子只能不断喘息着。

他们穿过儿童公园的铁管栅门。游乐设施在夜晚看来就像是孤独的现代雕刻一般,荡秋千、溜滑梯、攀登架。正中间则有着橘色的铁柱,上头点缀着明亮的白色荧光灯。

弘明与惠理子步伐不稳地踏进了儿童公园,一直线走往突出山丘的木制展望平台。二子玉川的街灯夜景在两人脚下展开。弘明亲吻着惠理子,将手指探入她的身体。惠理子也伸出舌头回吻,右手握住了弘明的阴茎。

惠理子单手抓住眼前绿色的栅栏,向后翘出臀部,将黑色的百褶短裙掀起后回头望向弘明。在昏暗的黑夜里,惠理子的眼睛却闪耀着欲望的光彩。

「虽然我很想在这里做,但还是不行吧? 」

弘明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渴不已,只能嘶哑地回道。

「嗯,不能在外面做到最后。」

惠理子湿润的眼神望着弘明。

「那用手指就好了,拜托。」

弘明迭起食指与中指,深入了惠理子的身体里。毫无抵抗轻易吞入两根手指的臀部,开始朝着左右摇摆蠕动。弘明交错望着惠理子的臀部与眼前的街灯夜景。在二子玉川的上头,黄色的半月缓缓滑动。

惠理子牢牢抓住栅栏的铁网,娇声叫道。

「不行,我快要───」

弘明听话立刻抽出手指,从后头抱住了惠理子的身躯。

「回去吧,惠理子。」

惠理子则一脸苦闷。

「我现在就想要。」

眼前壮观的夜景已经进不到两人的眼里。他们并着肩,快步离开儿童公园。路过下坡的小径时,甚至还小跑步了起来。来时分明数度停步,互相摸索对方身体的路途,现在却像是被冲昏头一般快速穿过。就连在这时候,弘明的中指依旧埋在惠理子的身体里,惠理子也从牛仔裤上头牢牢地握住阴茎。

只花了去程约三分之一的时间,两人就回到了公寓。解开公寓大门的自动锁,两人在电梯里依旧紧紧相拥,唇舌紧紧交缠。在金属大门平均间隔耸立的走廊上,他们的上半身也是密不可分地贴在一起。

在打开门锁时,弘明从背后抱住了惠理子。

「再一下子就好,等等。」


惠理子拉开了门。紧接在立刻踏入室内的惠理子之后,弘明也边解开自己的皮带,穿过了大门。惠理子伸手关掉玄关会自动感应的灯光后,将手扶上冰冷的门扉,更掀起了黑色的百褶短裙。狭小的玄关顿时充满了浓厚的女性香气。

弘明脱下鞋子,再急躁地将双腿从牛仔裤里抽出来,黑色的三角裤随意丢入走廊深处。关掉灯光的玄关,是一片完美的黑暗。惠理子将手往后伸,握住了弘明的阴茎。

「快点给我。」

弘明缓缓地将阴茎插入惠理子的内部,他从来不会一口气插入到最深处,而是缓慢地像是虫爬一样,一点一滴地将自己推入。从大腿内侧一路濡湿到膝盖上方的女性器一点抵抗也没有,就吞没了毫无湿润的阴茎。

「好棒───」

惠理子无法克制地低声轻喘。弘明也是一样,就像是用湿润的手握住阴茎先端一样舒服。弘明花上大把时间,终于要进到女人身体的最深处时,惠理子的臀部却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已经───不行了。」

惠理子似乎到达了今晚第一次的高潮。她用力夹紧双腿,就连小腿肚都随之痉挛。高潮的颤抖也穿过了内壁,传到了弘明的阴茎。原本他还以为自己能忍得住,但那冲击却像是被从背后狠狠踢了一脚似的,直直传到他的阴茎前端。

「我也不行了,惠理子。」

「没关系,全射在里头吧。」

弘明的腰往前顶起,惠理子则像是要接纳一切似地将臀部往后翘起。随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弘明就连最后一滴也全都吐在惠理子的体内。这真的是快乐的行为吗?弘明只觉得痛苦不已,毕竟这行为就等于是有火热的液体硬是穿过自己阴茎里头狭窄的通道。

「好棒,我可以感觉得到。」

惠理子自称喜欢这种感觉,甚至愿意为此吞避孕药。她喜欢感受精液射入自己的身体内部,也喜欢在那之后在马桶上看到精液缓缓流出的景象。

「好舒服。」

弘明的呼吸终于恢复平缓。

「我也是,实在无法再出门一次了。」

惠理子低声笑道。

「那,要不要去床上再做一次? 」

弘明的阴茎依然硬挺。

「好啊,不过我无法再出去散步一次了。」

惠理子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刚刚的内裤还给我吧? 」

弘明听到,就将已经冰冷的蕾丝内裤还了回去。惠理子则是将皱成一团的内裤夹在大腿内侧,走向了卧室。应该是为了不让弘明的精液弄脏地板才这么做吧?弘明则是抚摸着惠理子的臀部,踏入了昏暗的走廊。接下来要在床上做点什么? 毕竟,今晚才只试了一种惠理子喜欢的方式。




性爱烦恼咨询室Q&A


Q:结婚六年后又过着无性生活,我都快外遇了。(四十二岁)

自从两年前孩子出生之后,就与比我年长两岁的丈夫过着无性生
活。即使我主动,他也会用﹁我很累﹂来拒绝我。虽然不觉得他有外遇,但这两年里他真的可以过着毫无性爱的生活吗?再这样下去,我都要外遇了。难道,只要能归因于生理缘故就没问题了吗?

A:性爱就与家里蹲一样。若是拖到五年、十年的话,就会越来越难解决,必须要尽早处理。

可以试着将孩子寄住在老家一晚,就你们夫妻俩一起喝酒悠闲聊天。「要是再这样下去,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也让我觉得很害怕。」像这样,只要传达自己的心情,而不要责备对方。还有,也请询问丈夫在工作上有没有压力。占据男性头脑大部分的就是工作,若是工作不顺利,根本无法享受其他事物。

只要观察过着无性生活的情侣们,时常都会让人有着沟通不足的印象。若是能够分享较为棘手的工作烦恼,我想应该也能自然地商量性爱方面的烦恼。

说到情侣们之间的沟通,不可或缺的就是两人每天的创意。应该有许多人都忽略了这一点。要是每天都吃鸡蛋拌饭,无论多么好吃最后还是会腻;要是一直都跟同个人做一样的爱,当然也会腻。藉由尝试不同的方式,身体的契合度也有可能会越来越高,或是意外找到对另一半的新发现。这正是与同个对象长久交往的醍醐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kc520kc

楼主

-->